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城故事 > 正文内容

虚拟货币圈要完蛋了吗?我退掉了200个币圈微信群

2018-09-01 | 分类:小城故事 | 评论:0人 | 浏览:179次

小新问我:“币圈要完蛋了吗?” 我也不止一次的这样问自己。

如果时间倒回到2013年,我会和小新一样迷茫且不知所措,但是今天的我再也不会顾影自怜,彷徨无措。

小新,东北人

22岁,180左右的身高,有型有貌,血液里流淌的也是东北人的豪情,小新在学校里学的是播音主持,四年专业训练也没矫正他平时说话的的东北口音。

我想,乡音未改,是小新内心还眷恋着家乡的味道,不忍割舍

小新一开口,东北人的幽默感就喷薄欲出。

“王哥,这可咋整?你看我这情况还有希望么?”他苦哈哈的问我。

小新今年6月份毕业,四月份就入职公司,币龄8个月,损失惨重,无颜见东北父老。回忆起这几个月的炒币生涯。

小新开玩笑的说:“炒币可真烧钱,比我上四年大学还贵”。

其实小新不知,这几个月的惨痛经历会比4年大学更加让他成长,22岁,正是年及弱冠,满志踌躇的岁月,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倾其所有换取这10年的青春年华。

刚刚大学毕业,还没有多少积蓄的大男孩,他和大多数人一样,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快回本,至于未来币圈会怎么发展,他管不了那么多。

我能理解小新的感受,因为2013年初入币圈的我,也是如此,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

推荐:

现在做什么行业赚钱?花呗自动回款码让你月赚万元

怎么能快速赚钱?网络上快速赚钱的方法分享

01,这里简直就是天堂

小新第一次接触虚拟货币,是2017年12月。平日里习惯在知乎上灌水的小新,后知后觉地发现,一夜之间全知乎的大V都在谈数字货币。

而且这玩意每天也是涨势汹汹,多则200个点,少则几十个点。“简直就是日进斗金,印钞票都没有这么快!”小新手舞足蹈的说。

但是同时他坦言,自己第一次接触,不敢买,害怕是传销。虽然心里无数次假设投10w进去,没几天就能提辆帕萨特了,但始终没有动作。

就这样,转眼到了2017年年底,虚拟币每天不涨十个点就觉得不正常。让股民疯狂的涨停板,在币圈就跟玩的一样。

为什么币圈拉盘这么容易,因为有庄,狗庄

汪汪 ,汪汪汪

其实大部分的币盘口都很小,拉起来非常容易,对于从传统金融行业转行到币圈的市值管理团队,这里没有涨跌停限制,这里24小时不休市,这里上千万资金就可以坐庄拉盘割韭菜。

对他们来说,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青螺,这里简直就是天堂。

小新说:“虽然我没有进币圈,只在外面观察,但是心里痒痒的不行,害怕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至此,经过3个月左右的币圈大牛市,人性的贪婪彻底击败了小新的心理防线。

 

02,智商被本能吊打

虽然观察了很久才入手,一旦决定进场,就恨不得分秒必争。

2018年2月28号小新在otcbtc用10万块钱,买了1800个eos,单价55人民币一个,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,赢了会所嫩模,输了下海干活。

我说你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是2月28号,他说:“因为那是2月的最后一天。”

车辚辚,马萧萧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

我特意回头看了一下数据,2018年3月19号,EOS最低跌到27,一出手就被腰斩,小新欲哭无泪。

只好变成鸵鸟,退群,删交易所,骂骂无耻的狗庄。

小新想不明白,那么多有钱人,为什么庄家就盯着我手里的10万块钱不放

“跌到25的时候,你加仓了吗?”我好奇的问。

小新说:“没有,当时心里比较害怕,不敢加仓。”下跌的时候,所有人心里都是恐慌的。

在资本市场里面,不管你是海归博士还是学富五车的大学教授,智商都会被本能吊打,人性骨子里面爆发出来的贪婪和恐慌,你压不住。

买恐慌卖贪婪,这就是庄家赚钱的方式,无需花拳绣腿。

庄家控的不是盘,控的是人性

 

03,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

我们虽然长着现代人的头,却拥有石器时代的大脑,人很多下意识的反应都是远古时代留下的本能。

人在投资受损失的时候,会自然而然变成鸵鸟心态,心理学有个专属名词叫做损失厌恶,这也是我们在股市也经常听到的一句话:“我被套住了”。

在小新删除交易所退群后不久,没想到2018年上半年居然迎来了一波小牛市,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eos主网上线配合市场预期带来了一波牛市,刷刷刷,eos再次涨到50多一个,小新庆幸自己没有止损出场,现在终于回本了,欧耶耶欧耶耶,小么小二郎,背着书包上学堂,不怕那太阳晒,不怕风雨狂……

人在一个环境中,情绪是非常容易受感染的,小新在喜悦中再次加仓10万人民币,买了大约2000个eos。

牛市买啥都涨,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。

这次,他赌对了。

手握5000个eos,eos一路高歌猛进接近150块钱一个,此刻变现,小新可以赚大约50万,

如果按照普通毕业大学生的成长周期来算,排除天上掉馅饼和特殊情况出现,这笔财富需要小新辛苦工作至少3年。

小新说他当时飘起来了,50万利润在手,爽,走路都是横着走的,是的,是我我也飘,弯弓就要射大雕,欲与天公试比高

如果我在大学还未毕业,就手握几十万天外横财,我可以把教学楼都点着,然后在把校长闺女给娶了。

 

04,剑未佩妥,出门已是江湖;酒尚余温,入口不识乾坤

2018年4月22号,eos飙到了短期高点140人民币一个,小新没有变现。因为他的梦想是5倍、10倍、甚至百倍。

可惜此后数月,数字货币一路狂跌,不但花飞花落而且花满天,恐慌如同瘟疫一样肆虐。

小新在此次狂跌中,想尽一切办法挽回损失,不断的变仓,5毛的iost ,2块的ada,30块的ae,400的小蚁,在一个整体俯冲向下趋势的市场中,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,就像陷入了沼泽,越挣扎,越折腾,就陷得越深。

400的小蚁,2017年初的时候才1块钱一个,获利盘抛压太大太大。就这样,在不段的变仓过程中,小新加入了各种各样的微信群小密圈,关注了市面上所有的媒体,感觉自己学习欲望从来没有这么强。

炒币,苦啊。

炒币最基础的得会上墙,还要懂英语,懂政治懂经济懂金融,懂项目运营懂技术跟踪,还得会看GitHub代码。毒辣的眼光要避开空气币,垃圾币,传销币,圈钱币,避开垃圾代投,骗子,还要心理素质好。

这么高的门槛,大部分炒币人在市场完全是懵逼状态,剑未佩妥,出门已是江湖,酒尚余温,入口不识乾坤啊。

关键是这些都懂了,也玩不好币圈,因为币圈是神经病,还在纯炒作的阶段。拉盘根本不需要理由,就凭庄家高兴。他娘的,也许就是因为庄家今天吃了一个双黄的鸡蛋,喝了一杯过期的酸奶。

小新叹口气说:“凭运气赚的钱,凭本事全赔进去了。”

小新自嘲的玩笑话,从侧面反应了这个市场的无序,他不无感慨的说,如果不瞎炒,胡乱去换仓,到现在也不会亏损那么多。

段子横飞的币圈,相信只有炒过币的人才懂,那些谈笑风生背后的彻夜难眠!

 

05,醉笑刀剑捻红尘,恩仇弑命不由身

很多人好奇,一个还未毕业的大学生,哪来的那么多钱?

用我同事开玩笑的话说,小新“家里有矿”,其实我和小新聊过,小新不算富二代,家里是普普通通的中产阶层。

小新的钱,大部分来自于P2P理财,他是思维比较活跃的人,对金钱充满了渴望,容易接受新鲜事物,在大学通过P2P理财赚了一些钱,家里的可支配的资产在小新的建议下,大部分投入P2P理财。

今年P2P爆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炒币对于小新来说,损失的只是皮毛,他们家在P2P里的亏损才是真正的伤筋动骨。因为他老爸押上了家里的大部分现金在P2P里,几百万。

8月份,P2P平台连锁倒闭,小新参与的深圳某平台也难逃一劫。8月1号,小新特意飞到深圳去维权,当天同去的投资者,大家说好,此去泉台招旧部,旌旗十万斩阎罗,直接去堵平台的总部。

可事与愿违,权力部门在极力维稳,过程不细表,大家血本无归,多少年的血汗钱都搭进去了。

众人相顾无言、唯有泪千行。

以前的小新一路顺风顺水,没有经历大的挫折,今年炒币P2P的双重打击,加上母亲生病在北京住院,小新一度抑郁,平时在电梯口抽闷烟,一根接一根。

小新给我描绘了一个给北京医生送钱的场景,医生张口就要钱,明晃晃,护士长多少,主刀医生多少,毫不掩饰。

小新第二天口袋里揣着几万块钱到医生办公室,说:“医生,我来了”

医生抬头,哦了一声,打开侧面的一个衣物柜,示意小新把钱放进去。小新会意,从口袋里面把钱掏出来,放进衣物柜。衣物柜上面有一排大字:“禁止医务人员收受红包”,小新觉得额外刺眼。

令他反感的,远不是世界的丑恶,而是世界所带的漂亮面具

小新妈妈手术很成功,现在已经出院,短暂的几个月,经历了这么多事,小新不无感叹:“这TM啥世道啊?一个比一个黑。”

社会不比象牙塔,真枪实弹,沟沟坎坎 ,醉笑刀剑捻红尘,恩仇弑命不由身。

人生不破不立,小新颓废了一段时间后,又重新站了起来,一个大男孩正逐步成熟起来。人生百态终究有恶魔,但是大部分善良的价值观才是社会的主旋律。

小新,经过这次挫折,希望你不要丢掉善良的价值观,善良有时会被践踏,但是善良如同冬日的阳光,越过山川,越过大河,越过高楼和大厦,越过人心觊觎和隔阂,你要知道,这是世界最强的力量。

 

06,挖石油的大亨也炒币

小新和我说,他爸也炒币,我顿时来了兴趣。

我说:“你爸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他说:“我爸在大庆挖石油”。

我惊呼:“原来你家真的有矿”,小新满脸无奈,说他爸只是大庆一个私企的员工而已,两年都没发工资了。

小新的爸爸今年47岁,在大庆一个私企干了20几年,大半辈子都贡献给了公司,企业效益好的时候,一年可以赚18亿,这2年效益不好,工资都发不出。

我接着好奇的问:“石油都是怎么开采的?”

小新说:“挖井,挖一口井大约要200-300万人民币,深的井要3000万左右,很多大庆人挖不起,于是就延伸了第二产业,叫偷油。”

我没见过偷油的场景,脑海里能描绘的场面就是骑个摩托车,座位后面2个大水桶,偷了两桶油,骑上摩托车就跑。

我心理好奇,我说:“你爸是挖石油的大亨,和炒币完全不搭界,怎么会突然开始炒币?”

小新笑嘻嘻的说:“有天晚上,我给老爸打电话说炒币赚钱了。他问这玩意靠谱么?我说还行,还会涨。在我的怂恿之下,他也梭哈买进几十万。”

小新接着说:“我爸很潮的,他和我大爷一起炒。”他们炒币有意思,不看消息,关键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看消息,就拿着手机凭自己感觉,感觉这个币跌了5个点,明天肯定能涨回来,就买进去。

其实,说来可笑,这个市场不看消息瞎炒,赚的还多一点。

币圈现在还在荒芜阶段,监管缺乏,很多人恣意妄为,没有一点约束。真心的希望监管配套能尽快跟上,引导这个行业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号称几百万的中国炒币大军,其实没有那么多,活跃人数能有几十万就不错了。虽然炒币人数占总人口的基数不大,但是已经覆盖了各种人群,用炒币的人话说,这个市场天生就有魔力。

春来南国花如绣,雨过西湖水似油,这里能把人的魂给勾住。

我截取了2012年到2015年百度比特币的搜索指数,均值10399,在2013年的比特币高点8000的时候,搜索达到了高峰。今天,2018年,比特币最近半年的搜索指数变成了32651,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并且参与这个市场,指数的攀升就是需求的暴增。

小新一家是普普通通的中产家庭,是炒币大军的一个缩影。正是这浩浩荡荡的几十万炒币大军让百度指数不断攀升,演艺了一个又一个惊奇的故事。

 

07,我退掉了200个币圈微信群

小新虽然亏损了10几万,但是受炒币的影响,了解到区块链,毕业后第一想法就是去区块链公司,像小新这样区块链未来的主力军,正在迅速扩大这个行业。

同期毕业的女朋友签约了上海模特公司,马上9月份出国,去米兰深造。两人即将相隔一方,一个去了陌生的国度,一个去了未知的行业。

我不知道未来小新结婚的时候,丈母娘会不会要比特币作为聘礼,哈哈,一切皆有可能,不要房子不要车,只要比特币,就像几年前,你看不到今天移动互联网肆虐一样。

对于炒币亏钱,我没有办法安慰小新,我觉得我说的任何语言都会显得寡淡无味,其实真实的币圈大家都了解,大家都是在赌博而已。

只要币圈不完蛋,因为你没有死心,我没有死心,大家都没有死心,要是TM的都死心了,谁还看我这篇文章。

文:王团长区块链

跟了我三年的老朋友IPhone 6S牺牲了,罪魁祸首就是币圈微信群。初入币圈之时,苦于无处摄取相关知识,辗转加入了一个场外交易微信群,呜呜泱泱400多人每天都在说:“xx出以太,打包便宜”。“xx收以太,散的也来”。

作为小白的我默默观望了有一阵子才敢吱声说话,见哪个都像大佬。在群里看着说话稍微专业点的直接就想加为好友做朋友,希望老司机能带带我。

这或许就成了“杀死”我的老朋友的开端。

来源:爱赚网(微信号/QQ号:),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!

  • 评论:(0)

站内搜索